【砂鍋丸子本插花】- 披肩 - by.chu

砂鍋丸子本插花小說內容公開

披肩 - chu 

午後起風,帶了陣陣急雨,在群山的圍繞之下,一座幽靜的湖泊,成群的鴨子像炸彈開花似的竄出水面,紛紛上岸,用著蹼走路,身體搖搖晃晃的往林地裡找尋避雨的地方,古魯瓦爾多就這麼盯著牠們離去,冰冷雨絲瞬間濕透他的身體,雨珠滴落在暗色披肩上,包括站在他身後的光之審判者。

「王子殿下,請問看得這麼入迷,是很想學鴨子走路嗎?」布列依斯露出極度不耐煩的表情,內心一度鄙夷,遠離塵囂般的樂觀心情全沒了。

古魯瓦爾多回頭,木訥般的表情輕輕瞥他一眼,旋即懶懶地收回視線,不再看他。

「只是好奇。」他說,略過布列依斯的存在繼續望向那座湖,他的披肩和他的斗篷在風中翻飛。

「隨便你,我要去避雨了。」布列依斯轉身避開他,而他也沒有靠近的打算,他和他什麼話也沒說,只是對望,相視無語,反而進行最真實的交談。

見那個男人旋即轉身背對自己,越走越遠,沒有回頭,古魯瓦爾多放眼望著四周,四周陰霾厚重,他看不見山丘另外一邊的山谷,為此,他有些好奇。他目前所待的地方,隆茲布魯王國最外圍邊境的一座森林,沒有任何人,唯有彼此,他不在乎這個世代所謂的是非黑白,在他眼裡,每個人清清白白,乾乾淨淨的,不需要任何藉口,他穿過黑暗與孤獨,跨過界線,見世故、開眼界,自己規劃尺度的丈量世界。結論是他單純的順從扭曲的慾望罷了。

古魯瓦爾多有時候會一聲不響的離開城堡兩天,隨意的晃一晃,沒什麼特別的,每次他做出這種舉動,洛斐恩就會膽戰心驚,這次,他無法理解究竟是那個老人拜託布列依斯來找尋自己,或者是布列依斯本身的意志。

古魯瓦爾多的嘴唇閃著細細的水珠,沒有思考,只是安安靜靜地隱匿在這,在稍縱即逝的純白時光,他忽而想起國歌莊嚴而隆重的旋律,那是他至今仍朗朗上口的記憶,也是黑太子今生無法背棄的宿命,不曾考慮逃離悲傷的波濤巨浪,他大大方方的痛快接受。

恍惚之間,男人從背後輕拍他的肩膀一下,他回頭,對方維持一貫高傲的表情,手上卻多出一把雨傘,順手撥開濕黏在他額頭上的頭髮,「快走吧,別讓我說第二次。」

於是,他們挨著肩膀撐傘回到木屋。古魯瓦爾多淡漠地想著,至今對布列依斯抱持著許多不確定性,基於生與死的必然性,基於不確定性的人生,雙方各自死守著最深最艱難的心事,兩人至今能夠平安無事的共處一段時光,到底是矛盾又畸形的,也許今後會有一場永遠不會兌現的災難……

古魯瓦爾多只明白這個男人做不到,他比較不出執輕執重,有一天他摟著自己,親吻他,問他可否相愛就好。

他搖搖頭,因為他不懂愛,也無需要愛,不愛也是一種愛。

布列依斯露出心碎的表情,但那不過是一瞬間的事。

兩人回到木屋之後,布列依斯說他已經把晚餐準備好了,在那之前,先去換套衣服吧,古魯瓦爾多點頭,可是實際上他們卻走向廚房,關上門,自然地擁抱在一塊,布列依斯摟著他,他猶疑半晌,緩緩地伸出手勾住他的脖頸,沒什麼想法,只是覺得廚房好熱,臉頰熱烘烘的,他發現對方的眉睫流下小汗珠,然後,他閉上眼,因為他們正在親吻,經過長時間的相處,他知道這時刻,應該這麼做。

雨打著屋子,撲著窗戶,在這種地方除了睡覺,也無事可做,兩人有些累了,布列依斯提議去睡覺,他寬衣,脫下沉重的盔甲,喝多了酒,竟有些醉意,嘴裡不禁痛苦地喃喃梅莉雅這個名字,古魯瓦爾多知道這個女孩,但也僅此明白的程度罷了,他的手指不禁順著布列依斯的長髮落下來,撫摸著他的頸子,他這才遲鈍反應過來,激動地抓住他的肩膀,再度擁抱他的身體,狂喜欲我的熱情彷彿將之撕裂,甚至想要索取下一步的性需求,古魯瓦爾多感到有些疼痛畏懼,終究沒有拒絕,從來沒有。唯一讓王子稍微懊惱的是布列依斯將他的披肩摟皺了。

那可能是對他執著的唯一證明。

布列依斯搖醒睡夢中的古魯瓦爾多,他幾近昏昏欲睡的望著對方的眼睛,布列依斯笑了笑,親吻上他的嘴唇,古魯瓦爾多感覺到鹹鹹的味道,他微微別過臉,確認似的舔吻了他的臉頰,心跳如鼓,心想,布列依斯可能哭了。Then We All Wept In Silence。

「古魯瓦爾多,我想通了,」布列依斯無須故作驕傲,可是,也毫無卑劣可言,他的本質就是那樣的男人。「儘管清楚最後的下場,可是我決定要去面對命運,反抗潘德莫尼,讓我的妹妹平安無事的回家。」他的用詞沒有包含自己。

「你不來取我的性命?放棄一切?」古魯瓦爾多一貫淡漠的語氣,他沒有權利改變男人的抉擇,也不想這麼做,踐踏男人最後僅存的自尊心,因為他也是一個高傲的男人。

「我哪有什麼不好放棄的?你說是吧,古魯瓦爾多?」布列依斯挑唇,在瞬間回憶起往事種種,笑得有些瀟灑淒情。「我只是要告訴你一件事,我要收回我之前說的話,你不是一個可憐的人,你是我此生看過最勇敢的人。」

「……」古魯瓦爾多坐在床上,他筆直望著前面的牆壁,燈光把灰泥上的細紋和隆起的疙瘩照的一清二楚,靠近天花板的角落,有一張蜘蛛網,他也可以聽見窗外雨在下的聲音,不愛,內心支離破碎。

「我想死,我不需要下輩子,比起現世,那個地方應該會比較快樂。」古魯瓦爾多回答。

死只是新的旅程的開始,沒什麼特別,大概會有一點點喜悅,他想,他會笑著死。

發表留言

秘密留言

sidetitleProfilesidetitle

小樂

Author:小樂
本站以女性向同人創作為主

Banner


美攻強受重症患者、冷門控、自耕農、廚廚
不時爆走忘了吃藥的神經病一個

最近瑯琊榜中XD

Unlight / 南方公園 / TF / TMNT / ルパン三世 / 靜岡 / SIREN /
BIO / 歐美影集 / 恐怖遊戲 …etc

基本上無雷,雜食但有特別喜好。好友粉絲隨意歡迎~~

sidetitleNewsidetitle
sidetitleListsidetitle
  APH (44)
  KHR (1)
  RKRN (3)
sidetitlesidetitle
sidetitleUL噗sidetitle
sidetitle本噗sidetitle
sidetitleLinksidetitle
sidetitleLinksidetitle
sidetitleCommentsidetitle
sidetitleCountersidetitle
sidetitle部落格好友的申請sidetitle

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