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文] Gamble - 沃蘭德x柯布

其實很少寫文的www(是根本沒有w
畢竟自己也不是雙修的料
一直覺得強暴組的題材非常有趣,少爺和黑道的故事w
不過絕對沒有時間畫的wwwww
只好自己寫出來笑笑w

看到官方設定柯布喜歡賭博就覺得很好笑 笑倒

文下收w 拙劣的文筆就隨便看看吧(??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那是在柯布還沒當上副首領前的事情。

柯布喜歡賭博,但他始終認為這是個愚蠢的遊戲,儘管人們都說「技術再好,最後還是得由運氣決定一切。」但對柯布而言,運氣這東西可有可無,他向來不信這套說法,只要最後能贏,那就夠了。

最近的他習慣在一家非組織營業的賭場裡賭博,起先只是代替組織來這裡探勘一下。在這麼短的一段時間內,這家賭場居然比組織經營的任何一家賭場還熱鬧,這問題始終困擾著柯布。

直到某個晚上他心血來潮將身上的籌碼全部壓在那37個數字裡的其中一個幸運數字上,並且贏了他生平最多一次籌碼時,他便知道為何每個人在這家賭場都笑得如此開心,每晚都願意來這光顧。

這幾天柯布在這家賭場已經贏了數不清的錢,今晚的他依舊選擇了這個輪盤桌,這些輪盤桌不像一般的賭場有額度底線,換句話說,只要你拿的出錢來,愛壓多少便是多少。他將每晚贏來的錢隔日再拿來賭,當然有時候有贏有輸,可柯布總能在最後將他們一併贏回來,他甚至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手氣居然如此旺,還懷疑這是否是一種刻意的行銷手段。現在一旁圍觀的人都在等著他的下一步舉動,雖然今天還沒有大輸過,但也只有小賺一點,或許是因為一直在思考這些,今晚他是玩的比平常還保守。

「柯布先生。請問您還要投注下一個號碼嗎?」輪盤莊家把剛才柯布贏來的籌碼推向他,順便將檯面清理了一下。

「那當然,不過時候也不早了,我想就全部壓在6號上吧。」柯布說這話時,還一派輕鬆的從西裝口袋裡拿出支上好的菸準備點著。

這話一下讓一旁看熱鬧的群眾們更加議論紛紛起來,有些男士笑他愚蠢,有些女人稱讚他這樣闊氣的膽量。這些柯布都不在意,他其實一點也不在乎那些錢,他只是想賭,想賭賭看「今晚的自己究竟會不會輸。」

「容我提醒你一聲柯布先生。」莊家從容不迫的說著「這要是輸了,你這幾晚所贏了的錢可是一毛都拿不到了。」

「我賭博還要你教嗎,還是說你們這破輪盤被我這幾天賭下來已經一毛都不剩了。」柯布輕藐的笑了笑,有些不滿的回應,一旁的觀眾也跟著笑了起來。

「那倒不是,請柯布先生稍帶一會,容我們向上頭報備下,無論是輸是贏,還請柯布先生都做好準備。」這名莊家示意身旁的一個服侍小弟過來,在他耳邊說了些甚麼,那小弟便匆匆忙忙的離開了賭桌。

「我就等你一支菸的時間。」

一瞬間,賭桌旁的人們都安靜了下來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

一陣短且急促的敲門聲應在實心的雕花木門上,打斷了門裡演奏者的思緒。

這裡是賭場的最高樓,也是身為賭場擁有者,或著股東才能來的高級休息室。
沃蘭德方才正拉著他的小提琴,那是首溫柔的夜曲,可正要進入主章時卻被打斷了。

「進來吧。」沃蘭德皺著不悅的眉,將琴拿了下來,門外那個冒失的服侍匆忙的進來,先是喘了幾口氣才想起自己是來傳話的。

「樓下的說…那個叫柯布的男人,想把這幾晚贏來的籌碼全壓了…所以才來向您報備…」

沃蘭德無奈的嘆了口氣,就好像這是一個多麼愚蠢且無聊的問題,還不如自己的那首曲子來的重要。

「我不是說了,讓他賭,反正不過就是那個犯罪組織派來探查的吧。」沃蘭德再次拿起了琴弓,到還拿不定要拉哪一首曲子而持續翻著琴譜。

「可是…要是萬一他贏了,那可是一筆可觀的數字…」那服侍說的好像要附錢的是他一樣的憂心。

「他贏,自然由我買單。」這些曲子太過陰沉了些,全都被沃蘭德給跳過了。

「但要是他輸了的話…恐怕未必能…」服侍的話還沒說完,便被沃蘭德給打斷。

他用力闔上琴譜,朝著一旁的書櫃走了過去,在書櫃前他的身形看起來是如此的嬌小,他踩上階梯,從書櫃上拿了另一本琴譜,輕快優雅的,然後又回到琴架前,這次他選了首清爽的夜曲。

「要是他輸了,我也會幫他付帳。人就是這樣醜陋又貪心的動物,他以為前幾個晚上能贏是靠自己的運氣!?我原本以為能用一點錢就能打發這傢伙走,沒想到他比我想像中的還更貪戀這種運氣呢。像他做這種傷風敗俗的職業的人,要是甚麼都靠運氣,總有一天會死得很慘你說是不是。」沃蘭德仔細的擦拭著他的琴弓,他說這些話的樣子可一點也不像個小孩。

「他以為輸贏操之在他手上,而我會讓他知道,他的輸贏,全是由我在掌控的,所以這麼一點小錢根本不算甚麼。」沃蘭德露出了難以捉摸的笑容,如今那服侍只是看著地板上的花紋,一點聲音也不敢發出。

「你就請莊家轉個他要的數字,讓他把錢全部贏走吧,別讓我們尊貴的客人等太久。」

服侍驚訝的看了沃蘭德一眼,很顯然他無法理解眼前這小孩子說的每一句話。卻還是乖乖點頭欠著身離去。



「柯布是吧…我向來最討厭和人賭博了呢。」諷刺的笑容從沃蘭德的臉上展開,他重述了一次那人的名字,隨後拿起琴,繼續未完的曲子。


這一晚有人輸光了自己的籌碼,有人滿心歡喜的換著贏來的現金,柯布將他今晚最後贏來的大筆籌碼全分給了在場的所有人,有些失望似的離開了賭場,這是他最後一次進出這賭場,之後便再也沒來過,他對賭博的熱情沒有淡過,不過不會是在這個賭桌罷了,只因他發現了比這更有趣的賭局。

之後兩人的再相見,已是柯布當上了組織的副首領時候的事了。


end.
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

少爺甚麼不多就是錢最多www
這梗來自於開個6給他讓他贏莊家100塊(幹
也算這個上篇前兩人還不認識時的事情(?




發表留言

秘密留言

sidetitleProfilesidetitle

小樂

Author:小樂
本站以女性向同人創作為主

Banner


美攻強受重症患者、冷門控、自耕農、廚廚
不時爆走忘了吃藥的神經病一個

最近瑯琊榜中XD

Unlight / 南方公園 / TF / TMNT / ルパン三世 / 靜岡 / SIREN /
BIO / 歐美影集 / 恐怖遊戲 …etc

基本上無雷,雜食但有特別喜好。好友粉絲隨意歡迎~~

sidetitleNewsidetitle
sidetitleListsidetitle
  APH (44)
  KHR (1)
  RKRN (3)
sidetitlesidetitle
sidetitleUL噗sidetitle
sidetitle本噗sidetitle
sidetitleLinksidetitle
sidetitleLinksidetitle
sidetitleCommentsidetitle
sidetitleCountersidetitle
sidetitle部落格好友的申請sidetitle

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